康爱公社获千万元Pre-A轮融资,5大因素阻碍网络互助发展

医疗健康 来源:亿欧网 作者:王艳莹 0评论

康爱公社(原抗癌公社)创始人张马丁向亿欧确认,公司已于2017年初获得由界石资本领投、两位企业家个人跟投的Pre-A轮融资,融资金额为1000万元,目前团队已经开启了大数据风控系统搭建的探索。除此之外张马丁表示,公司在2016年已经正式更名为“康爱公社”,致力于更多的细分领域的互助。

7年,8人,163万用户

公开信息显示,康爱公社隶属于上海众保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该公司成立于2014年7月,但是溯源康爱公社,项目最早是上线于2011年5月的互保公社(之后更名抗癌公社)。

张马丁坦言,最开始做互助的时候很难。起源于基督教徒向教友们申请募捐的创业想法、由张马丁首创的“众保模式”一直到2014年10月才第一次被资本认可,获得了联创策源100万美元的天使轮融资。

天使轮融资之后,张马丁才正式开始组建团队,直到2018年3月,康爱公社的工作人员也一直控制在8人——两位客服人员、3为技术开发、其余为运营人员。“一位中年人加入公社,等他真正需要公社帮助的时候,可能已经是20年后了,所以这个项目必须要做成一个长期的项目,低成本可能(能够让项目)更容易持续。”张马丁告诉亿欧。

据亿欧了解,截至2018年4月8日,康爱公社社员人数超过163万人——其中,30-40岁人群的占比高达60%;30岁以上的人群更是占比超过85%。

运行了7年时间,目前的康爱公社已经形成了一个相对稳定的运行模式:用户主要通过口碑宣传了解康爱公社的存在,注册认证之后,可以在已有社团(截至发稿康爱公社共有22个不同种类的互助社,覆盖大病、医疗报销、意外、母婴、三高、特色互助等多个种类,社团根据具体病种和人群划分,也分别对应了不同的互助额度)中根据自身情况选择加入,经过365天的等待期即可成为正式的社员并享受相应互助权利。

正式社员一旦出现需求寻求帮助的情况,就可以在线提交材料。康爱公社会自付费委托第三方保险公估、信息调查公司进行信息核实;同时,康爱公社也会在自己平台上招募20名当地的社员组成慰问团,选出团长,由慰问团的社员到提出申请的社员家中实地探访。信息核实后,根据申请人所需额度,会在平台上给社员发布均摊任务,社员在规定的期限内给账户充值一定的额度即可,未在规定时间内充值的,将被视为主动退出社团,以后也不再享有社团相关权利。

据了解,从成立至今,每个社员的均摊费用约为4元左右。据康爱公社官方信息显示,康爱公社总筹款约5532万元,累计资助445人。张马丁告诉亿欧,存在差额的部分,主要是因为每次均摊任务均预留了10%社员可能退出的额度,“不过实际情况一直比我们想象的要好”。

据悉,目前平台的审核通过率约为92%,未通过的主要有两种情况:其一,申请人不符合所在社团的申请条件;其二,带有欺诈性质的材料一律不予通过。

迎战4大困境,“行业发展已经超出了我的预期”

当问及如何看待网络互助之后发展的时候,张马丁给出了一个出人意料的答案,他一直认为这是一个慢行业,成立7年用户数量也才160多万,但是水滴互助的大规模爆发(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4月2日,水滴的独立付费用户已经超过1亿人次),让他感慨“行业的发展已经超出了我的预期”。

张马丁坦言,国内市场对于大病互助、互助保障的意识缺乏,是横梗在网络互助发展路上的第一个绊脚石。

网络互助是一种原始的保险形态与互联网的结合,简单可以描述为“小额保障+即收即付”制,是一种原始保险形态与互联网结合。就我国保险的发展而言,财险、寿险占据了绝大多数,相互保险的普及度都不高,更别提网络互助这样一个看起来还没有“官方认证”的草根领域。

“早期很多人在网上搜索抗癌公社(今康爱公社)的时候,都搜索的是‘抗癌公社是不是骗人’,”张马丁无奈道。

风控对于网络互助也十分重要。目前的互助平台一大主营业务就是大病重疾相关的互助保障,因为互助平台的入会的门槛几乎等于0,一旦风控不当,会员的发病率很容易高于社会平均值,这对于平台和其他会员来讲,都是一笔损失。

此前也有互助平台的创始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公开表示,互助平台不具备保险公司在几百年行业发展中累积下来的兜底策略、精算策略,一旦遭遇唐山大地震这样规模的群体性偶发灾难,凭借当前平台风控能力,立刻就会崩盘。

合规的重要性也不容小觑。监管部门虽然没有明文禁止网络互助平台的存在,但是自2015年至今,原保监会多次针对网络互助平台下发风险提示,称“部分网络互助平台以‘互助共济’的名义向公众收取费用并积累资金,并公开承诺责任保障是违规行为”。

据亿欧了解,目前在网络互助平台存在两种形式,一种是康爱公社的后分摊模式;另外一种更为普遍的则是预付费模式,通常以会员费的形式存在在用户的会员账号中,一旦需要资助会员的时候,由平台自动完成扣费。后一种形式也是原保监会最担忧的资金池模式。

还有一根压在网络互助平台之上的稻草则是服务能力。

张马丁告诉亿欧,对于一个互助平台而言,成立三到四年迎来爆发期。一旦用户激增,当用户的风险集中爆发的时候,对于平台的服务能力会是很大的挑战。康爱公社的用户增长还相对比较平稳,但是从2017年下半年以来,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度过365天的“审核期”,平台业务量的增长让马丁深切的体会到了“现在服务已经快跟不上了,客服、审核的压力比较大,还想把社员求助到资助完成控制到一个月以内,大提速是今年的目标。”

而一旦扩大团队成员以保证用户体验,又将面临网络互助的终极大考——盈利。

公益VS商业,互助绕不开的坎儿

张马丁在此前的采访中,曾对亿欧表示,投资机构始终认为康爱公社公益性太过浓厚,盈利方式模糊不清。

就康爱公社的现状而言,其平台的募集资金全部由第三方公益基金会管理,通过基金会来收集均摊的钱和给被助人转账,平台并没有接触用户资金,相反还要倒贴运营、人力、维护成本。而康爱公社这个项目本身也曾经被公益基金资助,还获得了多项公益类奖项。这显然与拿资方创业的商业逻辑是背道而驰的。

事实上,关于网络互助盈利问题的探讨自2016年起就一直不绝于耳。2017年网络互助平台的大面积“倒闭”,也让这一问题的受关注度空前提高。

张马丁介绍说,其实有的同行已经找到了盈利方式,保险业务创收很厉害。

从目前行业现状来看,商业保险越来越下沉、性价比也越来越高;但是单从性价比来说达不到互助的水平,互助是最低的一种保障方式。

两者比较而言也是各有优劣:保险的牌照“认证”、高速理赔等优势,是互助不能具备的;互助在用户的参与度、用户体验和产品性价比上的优势是保险不具备的。因此虽然保险在不断发展,互助作为补充模块,其重要性也会逐渐被关注。

关于是公益还是商业的问题,张马丁回应称,他认为公益项目或者是商业项目的属性之争其实并不重要,因为现阶段,必须要借助商业的力量才能把公益做大。同时他还透露,因为康爱公社一直以来低成本运营的战略,投入规模尚可,并且依托投保团业务和广告营收已经实现了营收平衡。

医谷,分享创业的艰辛与喜悦,如果您是创业者,期望被更多的人关注和了解,请猛点这里  寻求报道

意见反馈

相关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