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陪护:打造陪护行业”如家“

医疗健康 来源:亿欧网 作者:郭铭梓

“9073”这四个数字是如今养老产业的格局,具体指90%身体状况比较好,愿意和子女在一起的老年人,采取以家庭为基础的居家养老;7%的老年人依托社区的养老服务中心,提供日间照料;3%的老年人通过机构养老予以保障。

巨大的养老产业中,陪护市场是不可或缺的一块。在2015年5月,梁建江成立爱陪护,在养老产业进行战略布局,同时开展居家养老和社区养老、医院陪护和医养结合这三项业务。

第一项业务是居家养老和社区养老,以居家养老体验中心的形式开展

2015年10月21日,爱陪护的第一家居家养老体验中心在广州市越秀区东山口正式落地。体验中心内设休息区、活动区和展示区,休息区内备老年读物,以供体验者休闲阅读;活动区内置老年锻炼器械,以供体验者运动锻炼,同时配备儿童区,解决老人的带小孩问题;展示区则陈列老年人日常用品。目前,市场上尚未有老年人日常用品专卖店,爱陪护通过与外国复康用品商合作,代理老花镜、放大镜和拐杖等老年人日常用品。体检中心配备相应的医生、护师和护理员,为体验者提供专业指导建议。目前,爱陪护主要开展免费的体验活动和周边的公益项目。

未来,爱陪护落地的城市都会开设居家养老体验中心,以城市旗舰店的形式,一个城市开设一家,打响爱陪护的品牌。

第二项业务是医院陪护和居家陪护,以一对一和一对多的模式开展

在运营居家养老体验中心的过程中,梁建江很快就发现,爱陪护的目标客户是70-80岁行动不便或者身患疾病的用户,然而体验中心吸引过来的客户均是手脚麻利的老年人,也就是爱陪护的潜在客户。为了接触到目标客户,爱陪护迅速将业务拓展到医院陪护,所选择的城市是在广州、武汉和合肥。谈及业务地点的选择,梁建江告诉亿欧,广州是爱陪护所属公司的所在地,而武汉和合肥则是考虑到本身具备的医院资源。

爱陪护开展医院陪护业务主要通过两种方式:第一种方式是与医院签订外包协议;第二种是与原有的陪护公司合作。梁建江告诉亿欧,陪护服务外包是未来的一种趋势。如今北上广等一线城市均是通过招投标的形式将医院的陪护业务外包出去,而武汉和合肥等二三线城市尚处于比较模糊的市场运行状态。经过市场调研,梁建江发现,广州二甲级别以上的医院大约有60家,均是通过每两年一次的招投标形式将陪护业务外包出去。谈及招投标的公平性,梁建江表示,绝对的公平是不存在的,但招标对于服务质量还有一些硬性的指标,而医院为了避免护理部与陪护公司建立过于紧密的联系,也是严格执行两年一次的招投标。因此,这也是爱陪护打进广州医院陪护市场的机会,等到其他陪护公司的协议到期,爱陪护也会参与到招投标当中。由于广州的陪护市场存在招投标这样的行业周期,为了让爱陪护能够生存下来,就在今年7月15日,爱陪护与武汉市江夏区第一人民医院签订《陪护服务外包协议》,医院陪护业务正式落地武汉。

招投标和签订外包协议,这两种方式都会让医院的陪护业务被一家陪护公司垄断,这是陪护行业目前的痛点,也是无数互联网创业投身其中最重要的原因,他们都希望能够运用互联网技术使陪护行业透明化,打破垄断格局。打造陪护行业的“如家”是梁建江开展医院陪护业务的初衷。如果像贴心小护一样打造一个护工服务平台,与陪护公司谈合作,梁建江觉得存在极大的风险,率先在武汉和合肥占据一定的市场份额既是爱陪护生存下来的包障,同时也会是与陪护公司谈合作的一个资本。

在与陪护公司合作的这一战略布局上,梁建江并不是想吞并其他的陪护公司,而是将自己的医院陪护的规范化管理给陪护公司。如果把与医院签订外包协议比作自营的话,与陪护公司合作则是加盟的形式。爱陪护为陪护公司提供规范化的培训体系,使陪护公司能够借助于爱陪护的品牌增加收入,实现双方共赢的局面。

据亿欧了解,爱陪护自建手机APP,分为用户端和伙伴端。伙伴端对接护理员,有自营和签约两种形式,自营形式的护理员需要在居家养老服务体验中心上班,签约形式护理员空闲时便可上线接单。护理员经过身份证、健康证和护理证三证的审核,即可通过伙伴端上线服务。伙伴端暂不开放注册,实行审核制,未来会开发线上培训课程,方便更多地区的护理员接入。在广州,爱陪护的线上护理员有28名,签约护理员近100名,用户可以通过App和400服务电话下单,目前的客源主要来源于电话。

在事故责任承担方面,梁建江告诉亿欧,在线的护理员均通过身份证、健康证和护理证的认证。身份证认证主要是为了防止“黑陪护”的出现,在护理事故发生时能够找到相应的追责对象。同时,爱陪护向保险公司购买了经营责任险和意外伤害险,分别对应用户和护理员,以解决陪护事故发生的追责问题。执业的护理员会佩戴牌照,通过二维码的扫描能够知道护工的相关信息以及定价。

梁建江认为爱陪护将打造护工服务品牌商,对标是快捷酒店类品牌如家和打车类品牌滴滴,倡导的理念是:使护工行业规范化,打破陪护行业现有格局。

第三项业务是医养结合,以承包医院床位的形式开展

目前,爱陪护正在与武汉的一家公立医院谈医养结合的项目,通过承包医院闲置100多张床位,为已满住院时间、尚处于康复状态的老年人提供陪护服务,是爱陪护医养结合的试点。由于三甲医院床位紧张,住院时间通常都是15天,而仍需输液服务的老年人则可以在爱陪护的医养结合试点享受陪护服务。

当亿欧对护工技能提出疑问时,梁建江表示,对于爱陪护的护工,在医院和医养结合试点开展业务并不太难,不清楚的地方向医院的医生和护士请教,相反居家陪护会是一个挑战,不过输液服务可以在医养结合点得到满足。

上述三项业务,爱陪护的护理员贯穿了服务的始终。从服务闭环来说,亿欧觉得爱陪护的养老产业环节相对完善,然而品牌的树立过程依然任重道远。毕竟医疗陪护行业不比打车行业,像滴滴和Uber一样完全市场化暂时不大可能。区别于贴心小护的加盟形式,爱陪护的商业模式是自营和加盟,陪护市场份额的占领也会是爱陪护的一个优势。与医享网合作开展线下服务和地盘式推广是爱陪护主要的推广渠道,同样,爱陪护与被市场淘汰的巴厘猫陪护同样面临着获客成本高的问题。

我们都知道,养老产业是个朝阳产业,然而在陪护领域,行业尚未规范化。传统的陪护公司正在努力尝试着借助互联网工具使服务高效,比如优爱医护,同时创业者也在进军互联网陪护行业,比如贴心小护。互联网创业者相比于传统陪护公司在市场份额的占领上相对处于劣势,然而他们更熟悉互联网思维,在技术方面会明显占据优势。对于陪护业务的开展,关键在于占领市场,谁占领市场,谁也就取得服务权。

医谷,分享创业的艰辛与喜悦,如果您是创业者,期望被更多的人关注和了解,请猛点这里  寻求报道

意见
反馈

扫码
关注

扫码关注医谷微信

手机访问

扫码访问手机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