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陪诊创始人岳建雄:用医疗的人做非医疗的事

项目报道 来源:《健康智汇》

医投领英当前,整个移动医疗领域纠结于“医疗”之上。或着眼于提高医疗服务的效率,或意在拉近医患之间的距离等。

在这样的思维逻辑下,“痛点”选择医院的公司便会在医院的覆盖数量上拼尽全力,而“痛点”选在医生的公司则会想方设法在医生群体中推广。

e陪诊已经不再纠结于该线上还是线下,也避开了医疗资源稀缺性的门槛,选择了一个最不像医疗的移动医疗模式。这个“痛点”是否真的找准了?

结束了在一个拥有2.2亿用户的产品上的使命,预见到了另一个正处在巅峰状态的行业的尽头,岳建雄决定自己创业。当然,他这次创业还是错过了一个价值百万美元的职位。“我觉得现在做的事情比那个价值大。”岳建雄觉得,这才没有白白消耗自己的青春。

2015年1月,e陪诊成立,2个月后向媒体确认,获得洪泰基金1000万人民币的天使投资。岳建雄成为又一个从新闻机构跨界移动医疗的创业者,并带来了一系列全新的创业理念和思路。

移动医疗一定是移动优先,用医疗的人做非医疗的事,拥有清晰的商业模式。在接受《健康智汇》的专访中,岳建雄完整的阐述了他的创业思路。

“我想我们的商业模式已经是再简单不过了,看了我们公司的名字差不多就应该知道我们怎么赚钱。”仅从清晰的商业模式角度,岳建雄的e陪诊的确是目前移动医疗领域十分罕见的案例。

不过,在岳建雄的整个思考体系中,商业模式本身具体是怎样的似乎并不重要,而关键的问题则是对移动医疗的判断

当前,整个移动医疗领域纠结于“医疗”之上。或着眼于提高医疗服务的效率,或意在拉近医患之间的距离等。于是,关于线上医疗服务的可靠性,关于优质医疗资源的储备程度,成了移动医疗领域的焦点问题。

在这样的思维逻辑下,“痛点”选择医院的公司便会在医院的覆盖数量上拼尽全力,而“痛点”选在医生的公司则会想方设法在医生群体中推广。在大数据时代,人们似乎理所当然的相信,只要数据足够大,一切便皆有可能。

“但稀缺资源不符合互联网。”在搜狐做了11年的岳建雄,对自己关于互联网的判断非常有底气。他认为,无论为是医院还是医生都属于稀缺资源,围绕稀缺资源建立起来的模式不是真的移动医疗。“通过互联网让闲置资源得到优化配置,才是互联网思维。”岳建雄说。

岳建雄按照他自己对移动医疗的理解建立了“e陪诊”,将挖掘护士群体的潜力作为切入点,为用户提供陪诊等一系列相关服务。他不厌其烦的详细讲述着那个给他带来创业灵感的故事,意在说明这是一个需求巨大而且有充分挖掘空间的市场。

目前,e陪诊正处于起步阶段,岳建雄全力投入推动的是标准化服务模式的建立。“这是我们的核心竞争力。一旦建立了标准化,整个业务就具有可延展性,也就会快速发展。”岳建雄说。

e陪诊已经不再纠结于该线上还是线下,也避开了医疗资源稀缺性的门槛,选择了一个最不像医疗的移动医疗模式。那么,坦陈“不懂医疗”的岳建雄所选择的这个“痛点”是否真的找准了?

媒体人到移动医疗创业人

离开搜狐前,岳建雄担任移动新媒体中心总经理,负责搜狐新闻客户端产品、技术、运营、市场及渠道工作。跟很多人不一样,他离职最初并不是奔着创业去的。

“当时客户端产品与渠道的使命基本结束了,未来更多地会是内容的竞争,但这个我又不太感兴趣。而且那时候有很多家公司找我,有的公司还表示会给我股份。”岳建雄告诉《健康智汇》,而就在那个时候,某纳斯达克上市健康集团CEO给他打了一个电话。

(在搜狐工作了11年后,岳建群的创业选择了当下最火热的移动医疗)

事后看来,在这次电话之后双方的三次交流,实际上改变了岳建雄的整个职业生涯。

岳建雄说:

其实,这家在纳斯达克上市的公司之前一直想做移动医疗,其CEO觉得我很合适,希望能够一起聊一下。我们之间做过很深入交流,对方的很多话非常打动我,也对我非常信任。他认为,我既然有能力把搜狐的产品做好,也就有能力去做一件新的事情。还有让我印象特别深的是,他认为,我如果去另外那几家公司,做的都是从1.0到1.1的事情。如果做移动医疗的话,那就是从0到1的事情。

讲完这话,岳建雄回身拿起了摆在身后办公桌上的那本《从0到1》,在创业圈儿里很火的一本书。“那时候,这本书还没有中文版上市。”

“从0到1”所表达出的创造性,对每一个心有抱负的人都是有巨大的吸引力的。随后,岳建雄正式转战移动医疗行业。尤其是在这个过程中,让岳建雄有机会接触到护士这个群体。

岳建雄说:

我当时发现,护士的离职率非常高。为什么?因为护士的工资太低了,每个月的工资大约在2000到2500元左右。这个工资水平,在北京来讲实在是太低了。但是这么低的工资、这么高的离职率,还是可以找到人做,这就说明护士的供给是非常丰富的,不是稀缺资源。

但对于护士这个群体来讲,这是很大的问题。对医生来说,职业出口还是比较多的,甚至可以脱离医院自己开诊所。但护士不行,护士基本没有职业出口。

那么这样一个群体不稀缺,又有自己的诉求,只是因为存在信息不对称的问题而面临困境。我可以做一个这样的平台让资源进行优化配置。

岳建雄做的这个平台就是e陪诊。简而言之,e陪诊所提供的服务,就是让护士利用工作的闲暇时间陪有需求的患者到医院看病。让岳建雄找到这个创业灵感的,是以前公司一位有过护士经历的同事讲述的故事。

这位前同事做了五年护士后辞职在家,刚巧邻居老人的儿女都在国外没人陪着去医院看病。后来,岳建雄这位前同事就发挥自己的知识优势,从陪老人看病开始,一点一点成为老人的“健康管家”。

“这样一个从陌生人变成熟人的过程,是非常值钱的。你对我的这次服务满意,下次还会找我,而且会从单一的服务内容扩展到很多内容。这样通过一个接入口链接用户,最终成为健康管家。”岳建雄说。

重度垂直的新切入口:护士资源

细究e陪诊所提供的服务,包括取号、陪诊、取药以及用药提醒等,而且严格限于医疗诊断之外。这看上去似乎有一些近似于家政公司提供的服务。“没错,本质上,我就是用医疗的人做非医疗的事情。”岳建雄还特别强调了,这个非常重要。

岳建雄说:

我不介入医院,太复杂,一进入医院这个事情就不可延展,也就不可能快速扩张。我以人为中心,做的还是跟医疗相关的事情,这样很快就可以把业务拓展出来。

你说的对,这个确实有点像家政服务,但为什么护士做更有优势?

首先这里不涉及多点执业的问题,因为做的是家政类的服务嘛。而且,护士对医院熟悉,具备药品知识,在陪诊过程中遇到老人突发紧急情况也能够处理,这些都是普通家政人员所不具备的能力。再有,护士具备较高的学历水平,有名确的工作单位,接受过专业培训。很多家政做不了的,护士都能做。这也就是用医疗人来做非医疗事的优势。

岳建雄的另一个不同寻常的思路就是,移动医疗未来一定属于移动。

“强调医疗服务的高质量并没有错,这是医疗的本质。但这在没有移动互联网的时候就已经存在了,与移动互联网是否存在没有关系。所以,移动医疗属于医疗而非移动是一句正确的废话,好比海底捞火锅属于火锅,而真正的灵魂是海底捞品牌与服务才是海底捞火锅的本质。”岳建雄认为,“移动医疗的思维一定移动优先,意思就是以用户需求为导向。”

以医疗为中心的移动医疗除了面临资源稀缺性的问题之外,还存在的问题是医生提供的服务很难标准化。或者说,稀缺的医疗资源本身处于强势地位,没有动力去实施标准化服务来迎合市场的需求。

“但护士不一样,护士资源本身不稀缺,而且服务可以标准化。像我前面讲的,能否标准化是这项服务能否快速扩展的关键。”不过,岳建雄还是经常被问到的问题是,做陪诊没有挂号资源怎么办?

岳建雄说:

这些人其实又回归到以医疗资源为中心的老路。如果一个医院有百分之九十的人挂不上号,后果简直是无法想象的。对于一家医院来说,挂不上号的情况最多不会超过百分之五,那些稀缺的病种、稀缺的专家才可能挂不上号。而我不解决挂不上号的问题,不是去盯着那百分之五的人,我们的服务对象是那些已经挂上号的人。

那么人们还会接着问,人家都挂上号了,为什么还需要我们?还是那句话,每个人都有不方便的时候。家里有老人、孩子,自己又要上班,不陪不放心,陪着又得请假,而且有时候还得夫妻俩都请假。其实,这时候就完全可以请一个人来陪诊。

这个对于一个的家庭来说,看起来是个很低频的事情,但这项业务却可以是由多个众多低频组成的一个高频业务。而且,虽然我们服务的对象是老人和儿童,但其实目标用户还是城市白领。因为他们熟悉智能手机,也有强烈的意愿和能力为自己的父母和子女付费。

能说得清的商业盈利模式

目前,e陪诊为用户提供两类服务套餐,包括基础医护服务套餐和上门接送服务套餐,定价分别为198元和298元。近期,e陪诊还与滴滴打车合作推出医疗用车,服务需要专车上门的患者,继续拓展自己的服务链。

e陪诊的商业模式也非常清晰,“就是按单子来抽成,七五和二五分成,每一单我抽百分之二十五,这还不涉及其他服务项目。”岳建雄说。

不过,护士和用户之间良好关系的建立,既有好的方面,同时也会存在一定的风险,就是双方撇开e陪诊这个平台而单独建立联系。

岳建雄说:

是,很多人有这个担心。其实,双方甩开平台无非是图利。对护士来说,是嫌平台抽成太多了;对用户来说,就是想价格便宜。但我觉得,首先我们的分成比例不高;第二,用户买单者都是年轻人,不会为了贪便宜而没有了服务的质量与保障。

虽然目前类似e陪诊的平台还并不多,但仍有可能面临来自相关领域的竞争。

当前,众多移动互联网公司努力的方向是,尽可能将一些医疗服务环节搬到线上完成,包括取号、导诊、取报告、取药等。这些内容当中有很大一部分,是与e陪诊在线下所提供的服务重合的。而这种线上平台的发展,会不会挤压e陪诊的业务空间?

岳建雄说:

再怎么样,这个过程也得需要人来服务。而且,在这个过程中的顺序是我们、OTT、医药电商。为什么呢?

医药电商的核心是什么,处方。有了处方才能开药。处方在谁手上?我们的护士陪患者去就诊,之后就可以拿到患者的处方,并且帮助患者把处方传给电商。所以在这个过程中,医药电商要依赖我。因为核心是要掌握处方,电商不掌握处方。

目前,在e陪诊的招聘信息中,除了关于护士的信息之外,还有关于医生的信息。

“这个是我们接下来的一个考虑,连接护士群体之后再把医生也吸收进来。”岳建雄说,“不过我们并不是瞄准大牌医生,思路还是一样,找到有闲暇的医生,就是社区医生。因为我不需要由医生带来流量,而是通过我们的服务带来流量。医生在我们的平台上,只需要提供服务。这是我们与其他平台的根本区别。”

医谷,分享创业的艰辛与喜悦,如果您是创业者,期望被更多的人关注和了解,请猛点这里  寻求报道

意见
反馈

扫码
关注

扫码关注医谷微信

手机访问

扫码访问手机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