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健科技尉建锋医生谈创业:为什么腾讯投1.5亿只花了三天

医疗健康 来源:动脉网 0评论

【嘉宾】尉建锋,浙江大学外科学博士,浙江省千人计划人选。现任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肝胆外科医生,卓健科技创始人、总裁。

【精彩观点】:

1、app需要持续的深入优化,1.0、2.0、3.0……

2、卓健创业痛点:老百姓的医学宣教严重不足,医疗资源获取非常困难,医学智慧流失。

3、腾讯要投我,我当时很警惕。

4、在公司运行中,一直保持医生的身份。

5、我提倡医疗+互联网,医疗是核心。

6、融资要找对人。

7、医生创业更了解医院、医生和患者的痛点。

第一个产品 轻模式解决健康普及问题

我创业初衷是来源于国外的一次经历。2006年,我在美国做博士后研究的时候,可能是因为太投入没注意身体,得了应激性胃溃疡,消化道大出血。当时是博士三年级,已经学医8年,但对于比较严重的消化道大出血,我自己了解的也不多,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后来我反过来想,对于一般老百姓来说,他们对医学的了解更少,更不清楚某些病情的严重性。那是我想到了第一个创业方向,帮助老百姓了解医学基础知识。

2007年从美国回来以后,我发现国内的短信业务还比较火爆。2008年我在杭州市通过移动平台做了sp手机短信、彩信的业务,向老百姓定向推送健康普及知识。这个项目做了两年,当时算做的蛮成功的,订阅用户达到了12万人。

2010年的时候智能手机出来了,我就想到要做个app,让更多的人通过网络获取医疗资源,获得医疗普及知识。

2011年2月,我们组建了一个专门做app的团队,2011年4月份我们发布了国内第一款基于移动医疗的手机app——“掌握健康”,那个上面涵盖了几千家医院信息,比如专家的信息、健康宣教、资讯、药物库、疾病库、症状库、智能导诊等等。春雨是2011年5月份成立的公司,11月发布第一个版本,而我们比他们早了足足半年。

第二个产品 重模式锁定以医院为核心

做了一年多的轻应用后,我们做了一个转型,从直接面向百姓转向医院,从医院的角度为老百姓做一些服务,比如电子病历开发、随访或者做远程指导等等。

医院互联网化,当时主要是面临几个问题,一是医疗数据必须要物理隔离,二是在线问诊还有很多的法律问题。作为一个医生来讲,我要考虑法律风险,所以我们也独立给医院部署服务器,给医院做一些保全的工作。同时,我们的平台一直没有开通在线问诊这项服务。

第一步,是要把医疗数据拿出来,这并不容易,如果当时没有我们院领导的全力支持,那么基于医院的中国互联网化产品可能会推迟两年产生,也正是由于我们的努力,使得基于医院的互联网产品得到了雨后春笋般的出现。

2012年8月30日,我们第一款真正把医院数据拉出来的应用:“掌上浙一”发布了。当时,可能各大医院还没有可以通过互联网方式让老百姓更高效获取到医疗资源的概念,比方说挂号、取化验单等等 。

我们发布了掌上浙一以后,陆续在上海长海医院、宁波第一医院、嘉兴第一医院、湖南襄阳医院等医院得到了进一步的验证,认为医院是可以接受这种比较新潮的互联网化运作,所以我们就慢慢把这个产品在全国推广。

到目前为止,掌上浙一已经在国内400多家医院落地。前两天复旦发布了一个全国医院top100的名单,其中有24家医院与我们完成了签约,有13家医院已经上线运营。

产品已经迭代到4.0 始终以医院为核心

我们对掌上浙一功能研发,也是进行持续深入优化的,我们在内部把它分为几个版本。第一个版本就是目前市场上可以看到的,老百姓可以通过这个app,挂到这个医院的号,能够取到化验单,能够支付,能够得到就医指导,能够直接导航到这家医院(比如医院有哪些科室,哪些布局),这个是1.0版本。

后面升级到2.0版本,把患者的个人健康档案加入进来,也涵盖了病人的随访。

再后面升级到3.0版本,增加了患者住院相关的服务,比如患者可以通过app查看他在住院期间的手术记录,同时增加了检查方面、手术相关的一些宣教,以及订一些住院期间的生活用品、餐饮等等。

今年年初,我们推出了4.0版本,它可以把一些协作医院对接起来。比如与它协作的医院需要转诊,转诊的病人信息需要手续确认,我们可以通过移动化的方式来实现,同时把远程病理、远程影像、远程B超,这些与诊疗密切相关的业务,都整合到手机app客户端,能够与医院内部的his做一个完美的配合,让老百姓获得更好的医疗资源,也让医生行医过程更加方便。

除了做医院互联网化的服务,我们还做了一些跟卫生局、跟政府相关的项目,比如在杭州市卫生局,打通了从社区到县市级医院、再到省级医院的通路,老百姓可以直接到社区医院里面直接预约省级医院的检查,或者市级医院的专家号,以及约到某家医院的住院。

第一次融资很痛苦 自掏了20万借给公司发工资

现在大家看到卓健的结果是获得了腾讯1.5亿元的投资,感觉很风光,但是在创业途中其实我们也是非常坎坷,尤其是在融资过程中吃了不少苦头的。

苦到什么程度,我们第一轮融资是在2014年5月底完成的,5月6日那天,我在家里面拿了20万元借给公司,去给员工发工资,可见当时的情况有多困难。

给大家讲一下我们融资的经验教训。第一次融资时,我们拿到了一家公司的投资意向书,被锁定了四个月。这四个月的过程是非常痛苦的,你不能和其它投资人谈,不能接触,而且期间这个投资公司会和你不停提条件,砍价格,他会一次次叫你过去,跟他谈,非常痛苦(注意尉建锋是医生,不是销售——编辑注)。

后来,我又接到了上海一家投资公司邀约,其实当时我们还拿到了另外两家国内顶尖机构的投资意向书,所以当时我想再等等看。结果上海这家公司态度非常坚决,第二天的时候,他们就直接到我们公司来谈投资的事情,谈完之后,他们告诉我赶快把合伙人和股东全部叫过来准备签约。

我说我对上次被锁定了4个月的投资意向书很反感,不签投资意向书,投资方直接表示是带着投资合同过来的,不做尽调,估值比之前那家高了2.5倍——一个小时后,我们就签了投资合同,我们甚至连律师都没来得及咨询。

当时情况很紧急,也许下一个月工资就发不出来了。20天后,4000万就到账了,那笔钱可以说解决了燃眉之急。

这也给我们公司很大的触动。很多时候,你去谈投资,需要找对人。

我跟人家谈的时候,把app调出来只讲了5分钟,对方就让我不要讲了,他们表示很清楚我们的情况,对我们已经做了一个多月的深入调查了,直接问我们这一轮要多少钱,他们可以很快支付。

腾讯投资只花了三天时间

第一轮融资的钱进来以后,大概在10月底,腾讯投了挂号网1.06亿美金。当时我们也拿到了一个投资意向书,来自于一家非常着名的投资公司,不过上面有些条款我觉得不是很舒服,所以我搁置了一个月左右。圈内的朋友把我们的消息透露给了腾讯,腾讯知道后,他们马上就派人过来,约了我们在上海的咖啡馆见面。

那天好像是周二,我们在上海的一个咖啡馆见面,当时我对他们很有戒心,因为腾讯已经投了挂号网,而我们也有一些挂号相关的业务,为什么还会关注我们?虽然我自己清楚我们只是在给医院做一些服务,但我们自己的定位和外部的看法是不同的,外部认为我们和挂号网是差不多的。

出于警惕的想法,当时我没有准备PPT,直接口头讲了大概10分钟左右。然后我就反过来问腾讯的投资人,你投资了丁香园、挂号网,为什么还要投我?你要明确回复我这个问题后,我才考虑你来投我。

我非常感激当时见面的投资人坦诚地给我讲了腾讯的投资布局,他能充分感受到我们做的和其他的都不一样,我们是在深刻理解医院内部需求的基础上为医院做定制化服务的。另外,他们看重我们团队非常重要的一点在于,我作为一个医生,可以充分理解医疗的特殊性,理解医疗的流程,知道怎么利用互联网方式,把医生、患者、医院三者的关系梳理好。

还有作为一个有医疗背景的团队,往往更明确医改的一些方向以及能够理解到医疗的法律边界,可以明确什么事情能做,什么事情不能做。

譬如说,我们团队内部判断远程医疗将是一个大的趋势,所以我们在去年年底,就重点布局了远程医疗,并整合了一家做了8年的着名远程医疗公司,把他的远程医疗业务整合进了我们的产品中。今年年初 ,国家正式提出了大力鼓励远程医疗。

其实大家可以感觉到,远程医疗做到现在为止,整个盈利模式是清楚的,但是很多传统平台上往往跑的量不够,而互联网是不缺少量的,就是没有盈利模式,所以两者是可以完美结合。

同样,今年年中,国家大力鼓励发展分级诊疗,今年9月11号,推出了国务院的70号文件,鼓励如何用现代互联网技术,利用现在医疗体系现状,推进分级诊疗制度。希望将老百姓往社区,往县市级医院引,要求2017年百分之九十的老百姓能在社区完成常见病及一些大病的诊治。在这点我们也做了提早的布局,我们做了一个分级诊疗的体系在杭州落地,也得到了各级部门的认可。

所以当时腾讯的投资人跟我们讲,我们投你是因为卓健主要是基于医院的,而丁香园是基于医生的,挂号网是基于患者的,这样的定位让我很接受,并认可腾讯的投资逻辑。

谈完后,我就提了两个要求:

一、我要人民币。因为作为医疗信息或者医疗服务商,要在海外上市,有可能会涉及到一些法律和数据安全的风险,并且现在国内对有境外资金流动的企业监管比较严格;

二、我希望在运行公司的过程中,还可以保持医生的这个身份。这样我可以持续跟踪医疗行为,持续的感受到医院医改的温度变化,对于公司发展还是非常有价值的。

针对这些条件,腾讯也全部接受了。那个投资人说给他三天时间,他直接汇报到腾讯总部,并得到了马化腾一定要投的指示,三天后,腾讯就做出了投资卓健的决策。

这个是去年11月发生的事情,直到今年6月的时候,腾讯投资部的老大才第一次跟我接触,才跟我说,这个案子是非常特殊的案子,理论上讲要经过层层审批才能定下,卓健算是个很难得的例外。

精彩问答:

1、有大咖说,只有医院开始做互联网时,互联网医疗的春天才能来到,这句话和卓健公司有些契合,您怎么看?

尉建锋:从2012年开始,已经有医院开始做互联网这个事情了,也不能说医疗互联网的春天已经到了,因为医疗互联网存在许多需要解决的问题。尤其作为医生来讲,比如说法律的一些风险,你可以去看一下国家的政策,为什么要限定医疗远程会诊要基于医疗机构间或者医生与医生之间。

为什么要基于医生跟医生之间的会诊才是有效的,才可以给予诊断的意见和治疗,因为对于一般老百姓来讲,他很难把他自己的临床症状用各种方式去表达出来,所以我们在推杭州市社区平台的时候,通过社区医生把患者的症状,用专业的方式反馈给上级医生 ,这个时候他其实是可以做一个远程指导的。如果说有这些政策上的保证 ,真正的互联网医疗的春天才会到来,如果政策上包括法律的界定还没有明确的话,很多时候现在做的事情对医疗来讲还是隔靴搔痒的事情。

还有就是,现在的互联网医疗没有切入医疗的核心业务,也就是诊断和治疗。你有诊断和治疗,最后才能把这些医疗资源向老百姓开放。最简单的挂个号,支付后,你只是在医院门口进了一小步。在医院内部如何做一些操作,比如到如何到医院诊室,诊治完如何到住院病房,住院病房内该如何操作,对于疾病又有如何的认识,这些都需要很大的改进,我们现在很多的创业公司还没有真正深入到诊治业务里面去。

2、卓健现在有盈利了吗?如何维持公司发展?

尉建锋:再反过来讲盈利模式,我们公司今年的有些项目建设费也能涵盖一些人力成本,慢慢让投入和支出持平,我们希望今年年底到明年年初能够把整个团队的成本解决掉。

3、现在做医院互联网化的公司多不多?卓健和他们有怎么的区别?

尉建锋:现在做医院互联网信息化建设的公司有不少。比如上海、江苏都有几家公司在做类似的app应用,但是很多都是自己有平台,把医院的一些数据、资源放在他们平台上去。我们还是坚持给医院服务,独立去开发一些针对医院的app应用,所以很多大医院还是愿意接受我们提供的服务,并自己实际来运作的。所以从这个定位来讲,我们是国内做得最好的。

4、现在和咱们合作的医院都是些什么类型?

尉建锋:我们现在合作的医院里面 95%以上都是公立医院,有些民营医院想让我们做,但由于人力比较紧张,所以很多暂时都没做。最近我们也开发了一个可配置模块化的应用,开发一个app也就一周左右的时间,所以现在也可以接一些民营医院。

5、卓健的应用有没有调用合作医院his系统数据的权利?

尉建锋:这个首先要医院首肯才能做这个事情,然后医院协调his公司把这些数据按照我们的要求对接,给我们拉出来,在app上做一个展示。否则我们没有权利调用,因为这个数据是属于医院和患者的,既不属于his公司也不属于我们公司。

关于跟合作医院his系统共享的事情,因为我们的现在的功能上面有包括挂号、支付、取化验单等模块,同时我们下一步在做远程病例、远程影像,也是需要调用一些电子病例、检查结果等信息出来,所以必须跟医院的his做一个深入对接。

6、精准医疗的突破,尉医生觉得是从基因检测方面呢还是大数据呢?

尉建锋:我理解的是精准医疗不仅仅是基因检测方面的精准医疗。我读博时的课题,是研究如何实现从RNA到DNA到蛋白到功能蛋白之间的转化,通过对这些的了解,我发现其实从基因到功能蛋白有很长的路要走,比如基因突变的不确定性不易评估等,单纯从基因角度判断发病的概率是不准确的,所以我所理解的精准医疗是建立在大数据基础上的而不仅是从基因检测来考虑的。

7、尉医生如何看医联体这个东西呢?

尉建锋:在国内来看,我们做医联体做的还算可以了。个人认为,医联体必须是依托在一个大型医院,并把它周围各种协作医院以及医疗资源进行结合。

比如说我们现在给一家医院做医联体,使得它的远程会诊功能升级到一个新的层次,它可以实现这样的场景:

一个病人,从下级医院转向上级医院,通过医联体可以提前让上级大型医院的专家通过手机app的方式或者网站的方式,提前把患者需要做的检查或诊断信息了解之后,确认病人是否需要转上来,确认之后,再把上级医院住院请求信息写到his系统里边去。等到上级医院有床位空出来之后,下级病人直接接到短信或者其他信息通知,就可以直接转到上级医院的床位上来了。

在这个过程中,他的治疗没有中断,检查检验也没有中断,这对于病人来讲是非常好的。医联体可以省去急诊、会诊的中间过程,比如下级医院的病人需要做手术,他准备远程病理会诊,通过医联体就可以直接将病人情况传到上级医院了。

上个月开通了五家医院医联体,总共传上来46例病理会诊,这比传统的会诊量大的多。与此同时,我们还在医联体里边加入了远程的B超、实时指导、病人流转、医生流转等等模块。其实医生也是需要流转的,比如说,从上级医院下乡指导,或者下级医院上来进修等,同时我们把远程的教学,分享、讨论都在医联体里边呈现。

8、尉医生您怎么看医疗区域性平台的建设?

尉建锋:我们在浙江省内做了四个平台,分别是:杭州、宁波、绍兴、嘉兴,接下来还会做三个平台,浙江应该有七个平台。拿杭州市卫生局区域平台来说的话,我们已经把杭州市社区医生一体化签约,方便进行转诊。

同时我们还有相应的手机app,对于患者来讲,app拥有比如挂号、取化验单、支付、甚至慢病随访、个人健康档案建立等功能;对于医生来讲,我们也有专门医生app,医生的app主要功能有会诊、管理社区病人、转诊、认证等等。

9、您认为现在医疗行业的发展是“互联网+医疗”还是“医疗+互联网”?

尉建锋:我个人认为,互联网+医疗很难做,因为医疗比较特殊,所以很难加上去,我提倡的是医疗+互联网,医疗是核心,再通过互联网方式和手段更加高效地将医疗服务提供给老百姓,提供给社会。

10、尉医生,请教下您觉得对于病人病历数据互联网化这个事,医院和国家整体政策是个怎样的态度?

尉建锋:关于病人数据互联网化,我们在两年前已经开始在布局,圈内应该也听过,“数据开放联盟”,我也是当时核心的发起者。在美国有个蓝钮计划,在政府层面认可就是医疗数据是属于患者的,医院只是负责保管的,当然有些主管数据是属于医院的,所以我们也在倡导数据还给患者。

我们和浙江大学联合成立了一个研究所,也是研究一个事情,就是不同的医院出来之后怎样把数据还给老百姓,因为不同的医院的结构格式不同甚至单位都不同,怎样把这些数据整理出来然后要做个融合、做个认证、再做个分享,再还给老百姓,老百姓也可以通过各种方式获取到。其实这就需要一个平台甚至是公益平台去做这个事情。通过数据开放的事情,也慢慢的受到了卫计委相关主管部门的认可。

只有把数据真正还给患者,病人数据互联网化才能真正做起来,否则的话不同医院或机构病人数据之间的互联网化很难做起来,无法做到真正融合。

11、医生创业的优势是什么是?

尉建锋:医生不容易,医生创业更不容易。现在反过来想想,如果不是带着团队往前跑,带着大家一起坐在一条船,一起做事情达到胜利彼岸,我肯定会想,是不是回到医院更加轻松,旱涝保收。

但是反过来想,我个人认为,如果一般的IT创业公司来做这些事情其实是挺困难的,因为他其实很理解到医院医生的痛点,患者的痛点,大家都以为挂号是个很困难的事情,其实它只是很小的痛点后边还有很多一长串的事情等着解决。

12、看了之前关于您的报导,您好像经历过一段医患关系紧张期,医患关系问题您怎么看?

尉建锋: 2011年的时候,在我管的病人里面确实发生了一件,让大家都不高兴的事情。平常我对这个病人不错,并且我已经尽全力把他从一个很严重的疾病中拉回来,也给他争取了一个手术的机会。最后等到要手术的时候却出现意外。

然后20多个患者家属把病房里所有能砸的东西全部砸光了,甚至要求我下跪,在遗体面前陪一个晚上。但是我想告诉大家,千万记住一点就是不要和患者家属进行正面冲突。当时我做了一个明智的决定,就是在患者遗体面前,深深的鞠了三个躬,因为死者为大。患者的老婆看到我做了这些之后,也公开表示说,这件事情和尉医生没有关系,尉医生也尽心尽力了,其他家属才态度缓和了些,我才可以离开患者房间。

很多时候医疗纠纷,是由于患者家属对于医学、对于疾病的认知存在严重不足,这是一个巨大的鸿沟,导致了老百姓对于这个治疗过程或者各方面并发症并不清楚。

所以我觉得我们现在的努力很有意义,我在我们医院准备了近两百本给老百姓发放的宣传手册。手册主要是宣教内容,比如说告诉他们这个疾病需要做什么手术,这个手术会有什么并发症,患者可能会怎么样,万一有什么,到时候家属至少可以理解。

对于卓健做的事情来说,我们就是要用普世的心,去做理想的事,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加美好。

医谷,分享创业的艰辛与喜悦,如果您是创业者,期望被更多的人关注和了解,请猛点这里  寻求报道

意见反馈

相关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