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诺一家:海外就医升级国际诊断中心,正B轮融资中

医疗健康 来源:健康智汇 0评论

“我们已经有了一个新的计划。”见到蔡强时,他刚刚完成与美国洛杉矶西奈医院的签约。他创办的北京盛诺一家医院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称“盛诺一家”)的海外医疗机构合作名单中,又增添了一所新的国际顶级医疗机构。

海外就医服务是近年新兴起的行业,并且受到经济发展、医疗市场开放等因素的推动而日渐火爆。盛诺一家一直专注于癌症等重症患者的海外就医服务,并坚持将自己的合伙对象范围确定在国际顶级医疗机构中。

经过四年多的沉淀,盛诺一家已经与美国排名第一的哈佛大学医学院附属麻省总医院以及哈佛大学医学院附属布列根和妇女医院、丹娜法伯癌症研究院、波士顿儿童医院、梅奥诊所等众多美欧顶尖医疗机构建立了正式的合作,而且是目前国内唯一一家同时和上述顶级机构签约合作的机构。

不过,作为纯粹的服务性行业,海外就医的市场门槛并不高,竞争格局显得混乱。盛诺一家手握顶尖医疗资源,但作用发挥有限。

对盛诺一家而言,最大限度发挥优质资源的潜能尤为重要。为此,蔡强酝酿的计划是推动盛诺一家向医学机构转型,建设国际医学诊断中心,凭借国际医疗资源为中国重症患者一站式提供诊断方案和治疗方案。

很明显,一旦这项计划成功,将会改变海外就医服务的形态,提高竞争门槛。而中国的重症患者的就医模式是否也会因此改变?

海外医疗“蹿红”

“我们看到很多来自中国的患者被送往东部的医院,实际上,他们也可以到我们这里来就医。我们是美国加州地区最好的医院。”洛杉矶西奈医院国际健康中心医疗主任斯宾塞.柯纳博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他们现在就是要与东部的同行“竞争”。

西奈医院位于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洛杉矶市,始建于1902年,拥有958张床位,超过12000名员工。医院专注于心血管疾病、神经科学、癌症、遗传学、免疫学、基因治疗、器官移植、干细胞治疗等生物医学和先进技术的研究。

由于紧邻好莱坞,西奈医院曾收治过众多大牌明星,包括安吉丽娜.朱莉、麦当娜、贝克汉姆等。而现在让西奈医院“眼热”的,是越来越多有能力赴海外就医的中国患者。

“我们有同样好的医疗质量,尤其是连续十六年评比排在全美第一位的护理服务,而且加州的风景也更加美丽,另外在价格上我们也为中国患者提供了优惠。”看上去,对于吸引中国患者,柯纳博士显出了足够的诚意,尤其是价格优惠。

“通过我们的服务赴西奈医院就医的中国患者,可以在医疗服务费用上享受到相当大的折扣。”蔡强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而盛诺一家正是西奈医院7月24日刚刚签约的合作伙伴。

盛诺一家于2011年成立,从事海外就医的咨询和服务,特别是重症患者的海外就医。“10年救1000个人的命”是蔡强创办盛诺一家的初衷。正因为如此,蔡强确定的原则是只寻求与全球最顶尖的医疗机构合作,他们合作的医院中几乎都有很多诺贝尔奖获得者。

除西奈医院以外,盛诺一家早期已经与哈佛大学医学院附属的麻省总医院、布列根和妇女医院、丹娜法伯癌症研究院、波士顿儿童医院等,以及梅奥诊所、英国惠林顿医院等建立了合作关系。通过盛诺一家的服务,中国患者可以直接接受全球最顶级医疗机构的服务。

不过4年后,蔡强和盛诺一家的目标恐怕已不仅仅是“救1000个人的生命”了。2014年,盛诺一家获得来自红杉资本数千万人民币的A轮融资。而在此之后,盛诺一家位于上海、杭州、广州的分支机构相继开业,在美国波士顿、休斯顿和纽约等地也建立了患者服务中心,成为该领域最大的服务机构。

盛诺一家所从事的海外就医服务领域,“蹿红”也就是近几年的事情。原因主要包括两个方面:一个是随着经济发展,中国的富裕人群数量快速增加,购买力在迅速增强;另一个是国内目前优质医疗资源稀缺且配置不合理,无法满足市场的多元化需求。

双重因素推动行业火爆

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开始选择赴海外就医。而这个趋势很快受到了来自全球顶级医疗机构的注意。

美国梅奥诊所国际转诊部主任梅丽莎•古德温此前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时曾谈到,近年赴梅奥诊所就医的中国患者明显增多,梅奥诊所不仅选择了盛诺一家作为就医服务的合作机构,甚至为此考虑筹建专门的中文网站以服务中国患者。

各大医疗机构虽然都表示欢迎任何前往就医的海外患者,但更希望海外患者能够通过专业的服务机构选择海外就医。

“最主要的问题在于,患者个人来就医的话,很多时候提供的资料不全或者病历整理、翻译等不符合要求,给后续的诊治带来很大的困难和医疗风险。”柯纳博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而这也正是西奈医院愿意给盛诺一家这样的合作机构很大的折扣优惠,而个体患者则享受不到的原因。

实际上,海外就医是一个内容很宽泛的概念,包括了很多内容。有像盛诺一家所专注的重症领域,也有医疗美容、健康管理、体检等其他内容。而从目的地国家的角度,不同的医疗需求则有不同的海外就医路径。

医疗美容方面最典型的是韩国。韩国保健福祉部2012年公布数据显示,2011年来自中国的患者已经超过美、日两国排在第一位。

主要受到经济水平和价格因素的影响,在整个海外就医的体系中,欧洲、中东、美国、加拿大、日本等地区和国家是海外医疗客源国(或地区);而南非和亚洲的印度、泰国、新加坡、马来西亚以及美洲的墨西哥、古巴、巴西、阿根廷则是海外就医目的地国。

美欧等国家和地区虽然在价格方面不占优势,但由于拥有领先的医疗技术,仍然吸引大量海外高端重症患者前往就医。

正是在国内、国际双重趋势的推动下,中国医疗服务市场当中的海外就医服务行业快速崛起。不过,由于信息不对称,特别是医疗信息的高度专业性,存在着一些宣传信息难以辨别的问题。

在过去将近两年的时间中,每隔不长的时间就有机构宣称与某国际医疗机构达成合作,但很少有进一步进展的消息。而在海外就医领域,这类问题同样存在。“我们与哈佛、梅奥正式签约,各方面都有严格的要求,而没有签约的机构反而不受约束。”蔡强说。

作为盛诺一家的合作机构,哈佛、梅奥等也意识到了合作伙伴的这一“苦恼”。2014年,来自两家机构国际合作部门的负责人均亲赴中国,帮助盛诺一家推广并确认双方正式的合作关系。不过改善程度有限,整个海外就医市场仍需要进一步规范和培育。

竞争升级:转型医学机构

不过,在海外就医领域实践了4年多的蔡强并不纠结在这个问题上,毕竟优质资源掌握在自己手上,他最需要做的是如何最大限度的将这些国际顶级医疗资源的能量激发出来。所以,蔡强已经开始了下一步的计划。

“大家看完这张图,一下就能明白我们接下来要做的事情意义有多大。”蔡强用蓝色的钢笔在纸上画了一个包含六七个环节的复杂的就医流程图,而他要做的是将这个过程简化为一个环节。

“一个癌症患者通常最早是在当地的市级医院发现。”专注于重症,蔡强习惯于用癌症举例,“那么接下来他要去省里的医院,而且不止一家;然后再到北上广的医院,而在北上广各地又不止一家医院。”

在蔡强看来,对于中国的癌症等重症患者来说,最大的就医成本就是在这个反复奔波的过程中消耗掉了,不只是金钱,还有患者诊断和治疗的时间和最最宝贵的时机。

“患者和家属这么大范围的奔波,其实最核心的需要就是奔着明确的诊断结果和治疗方案。那么我们邀请全球最顶尖的医学专家来给患者进行诊断、给出方案,这个问题是不是就能在一个环节里终极地解决掉了?”蔡强说。

这就是蔡强和盛诺一家下一步计划:建设国际医学诊断中心。蔡强计划,在这家国际医学诊断中心里,由已经建立合作关系的国际医疗机构的医学专家出诊或远程会诊,为前来求医的患者提供诊断方案。患者则可以根据诊断方案选择在国内就医,或者海外就医。

一旦这个国际诊断中心建立,盛诺一家将从一家纯粹的服务型公司转变成为一家医学机构。这一转变也将重构当前整个海外就医市场的形态。海外就医将从现在拼宣传、拼噱头的“口水战”,升级为医疗服务能力的直接竞争。

这也是蔡强并不一味纠结于品牌滥用问题的原因,他希望通过推动海外就医市场的竞争门槛来最终建立合理的行业秩序。

目前,这个国际医学诊断中心的建设已经提上日程,首家机构计划落地北京。“我们正在进行B轮融资,融资后主要方向就是推动这个项目。”蔡强说,“你可以想象,如果我们能够把这么复杂的环节简化到一站式、终极式解决,市场会有多大,而且能够给患者带来多少好处。”

不过,对于国际医学诊断中心这个设想而言,仍有一些问题需要解决。其中关键的是,如何与患者进行对接。是直接面向患者的B2C模式,还是面向医疗机构的B2B模式,或者还有其他模式。这些将对整个诊断中心的运营产生巨大的影响。

医谷链

春雨医生要出国了

医谷,分享创业的艰辛与喜悦,如果您是创业者,期望被更多的人关注和了解,请猛点这里  寻求报道

意见反馈

相关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