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黎刚:导医通把“挂号网”和“好大夫”干的事儿一起给做了

医疗健康 来源:创业邦 作者:曲琳 0评论

近期几桩BAT对挂号产品的投资让在线挂号变成了“兵家”必争之地。最近又有新人入场,只是这位新人有点面熟:去年刚刚在纳斯达克成功IPO的爱康国宾创始人张黎刚。这次他创办的是一个全新的在线移动医疗品牌——导医通。

面对《创业邦》的独家专访,他说:“我是那个最早做导医的人。”

我们在2013年6月封面故事——《张黎刚的“否定之否定”》中写到了他的故事:开体检中心不是最初选择,他一开始只想做成轻资产,在网上销售健康管理服务,最终从线上走到了线下,经营实体医疗。其实那时他试水的不仅是网上售卡,还有网上挂号,并且不只是针对高端客户的特需医疗,而是面向普通老百姓的平民式挂号。

挂号这件事他惦记了超过10年,碰过壁,也清楚其中的大小陷阱。他一直观察着大格局,直到2015年终于感到时机成熟,再次出发。

这样一个在实体医疗行业奋战多年的老兵重拾挂号,你可以理解为一种对市场的肯定。所以,我们也想从他的口中获取新的信号:为什么现在是一个好时机?怎样保证以前碰过的壁不会在这次重蹈覆辙?。

关于产品的设想:绝对智能

张黎刚将几款已有的产品做了一个类比来介绍导医通的模式:挂号网解决的是老百姓挂号的难题,“好大夫”是医生与患者之间的咨询平台,而导医通相当于“挂号网+好大夫”。

患者即使能在网上挂号,也没法和医生产生就医前的直接沟通,医生同样也不了解患者的症状,经常是患者排队几小时,最后和医生只见面不到几分钟,而且双方见面就像相亲一样,彼此要从头问起。

张黎刚认为,理论上,医生和患者之间是可以更了解的,越了解越能提升效率,而提升效率就是互联网公司的任务。只需要把患者、医生、医院三者完全打通,挂号的同时把病人的健康档案、检查报告传输过去,医生利用碎片时间提前预习,再去问诊,这就是导医通的想法。

15年前,上海一家专注做挂号的网站——上海导医网上线。2009年,为了响应当时卫生部对医院推动预约挂号的工作要求,上海卫生局在绍兴开过一个研讨会,邀请了上海各大三甲医院的主任和相关部门参加,请所有为医院提供挂号服务的民营公司来介绍提案,相当于一次集体“答辩”。那次研讨会上,上海导医网获得了“答辩”的第一名。

其实在2005年,这家公司便被张黎刚收入了麾下。

导医通相当于上海导医网从PC端向移动端的升级。它目前的主要服务,也是基于之前和上海各家医院合作的升级。

再次入场,张黎刚对导医通的想象也升级了。

比如,他觉得,患者就医排队时在医院逗留的时间过长,对医院来说是一个极大的安全隐患,患者间也容易形成交叉感染。这个问题的“七寸”不只是网上挂号的问题,而是更精确的分时预约挂号,所以导医通要做到的是,挂号的时间划分不再是1号或2号,而是1号上午8:00-8:15或是2号9:00-9:15。然后,智能化计算患者和医生会面的时间,通知患者什么时候从家里动身,用多长时间照片子、化验或取药,系统实时对接,让患者来到医院之后的一切动作畅通无阻。

张黎刚是互联网出身,当年他作为一个医科学生被张朝阳挖到搜狐,第一份工作便是产品经理。所以,尽管做了很多年实体医疗,他对未来的构想仍然很前沿:导医从来都不应当是一件人工完成的事情,因为人工就意味着收费,智能化才象征着免费,而免费才是大趋势。最后他找到哈佛医学院出版的《哈佛家庭医学全书》,以此为原型做分诊规划,希望像智能机器人一样去处理分诊。

张黎刚希望导医通能hold住尽可能多的三甲医院。4月22日产品上线的时候,上海大约70%的三甲医院都在导医通的平台上开通了账号。

这两年大医疗的一个趋势是分级诊疗,鼓励患者先去社区医院就诊,有需要的情况下,再由社区医院安排转到三甲医院就医。但问题是,医疗是一个太特殊的领域,小症状的背后未必是小毛病,很多老百姓仍然不愿意去社区医院就医。所以张黎刚打算从病症描述和健康档案这一端出发,把症状描述得更细致,利用医生的碎片时间去提前做出判断。他说这算是自己的一个微创新,同时他也指出,这个微创新借鉴于好大夫、丁香园、春雨医生之前的一些服务模式,因为这些产品的主要思路都是让医生利用好碎片时间。

张黎刚希望追求更加理想化的效果。这种思路会让人想起谷歌汽车的计划:如果整条马路、整个城市的路况都尽在计算机的掌控之下,无人驾驶才会得到大范围应用。

假设他的设想能够成真,而且互联网产品也能不打折扣地做到这样的效果,那么以后将会改变的是“挂号”这个概念,让医疗服务全面变成预约化。但导医通凭什么能做到?在中国的体制下,这样的理想化状态,会不会永远都无法达到?。

对于医疗的未来:绝对乐观

张黎刚敢提出这个畅想,因为他是一个长期观察者。在移动互联网时代之前他便做过这样的尝试,而且他和团队为此曾非常努力地去拼了一把。

讲述这段故事之前,需要提前说明的是,预约挂号是一件地域特征明显的事情,每个城市都在采取不同的方法,有的渐渐收紧,也有的逐步放开,放开则是为了鼓励更多民营公司介入预约挂号。

爱康国宾曾经作为授权商来运营北京的预约挂号,张黎刚当时已经做好了一套架构,其中的核心是智能化分诊。

张黎刚是艺龙网的联合创始人,他在挂号上借鉴了酒店预订的诀窍。在网站上订酒店,如果想要的价位没有空房,网站将推荐附近其他酒店给用户来选择。在张黎刚之前运营的预约挂号一卡通上面,如果患者要求找A医院的B医生而B医生不在,系统会自动匹配推荐同等级别的医院和同等级别的医生。

例如,患者想要挂阜外医院心血管科的号,但阜外医院的号已满,系统会推荐安贞医院的同级别医生,接下来是北大医院、301医院。张黎刚说,这样的好处是患者永远都能挂上号。

而且这个分诊系统还会自动区分票贩子。通过身份证挂号,倘若某人一天连续挂了2个以上的号,或者挂了很多个科室,系统就会把此人的信息报给医院。

在今天,张黎刚回想起当年,觉得当时的做法是“一种有限的处理方式”。他要避免所有人都去抢名医的号,但患者仍然无法把控自己究竟挂上了哪位医生的号,尽管他利用了很多技术手段去强化这套架构。

换到现在,张黎刚认为医院体系和整个体制都会更为配合。

首先,他认为自己足够了解中国的医疗领域,这基于以下判断:现在的医院比10年前更加开放,因为如今社会对医疗的需求量仍然在提升。人口老龄化,慢性病高发,环境污染,人们收入增高,医患冲突激烈,这一切问题让医院的管理者充分认识到一点:以往的医疗行业就像一个独立的部落,在封闭的体系里解决自己的问题,现在他们发现有些问题根本解决不掉,必须借助外力。

所以,连春运时最紧缺的火车票都会放在网上去销售,还有很多代理机构参与,凭什么预约挂号不能放开让更多的移动医疗机构来参与?再或者说,中国人足够重视财富,连手机转账都能实现,而且是通过各种方法解决安全问题之后的实现,挂号为什么不能用手机来完成?

最近《第一财经日报》对“就医160”的报道中,其创始人罗宁政指出,中国一天有2000万人挂号,就医160和挂号网加起来一天的挂号量不到20万,市场份额不足1%。实际上,目前多数医院都只是把少量号分发给服务商去运营,大多数挂号行为仍然在医院窗口完成。当然,在未来,他们完全可以调控网上挂号与窗口挂号的比例。

还需要进一步开放的是中国人的健康档案,而这又是一个更大的话题。每个中国人都可以将自己的过往病史与体检报告放到一起组成健康档案,类似的口号已经喊了很多年。如果这样的体系能建立起来,老百姓看病之前只需要进行授权,因为这个健康档案的主人是老百姓自己。而且健康档案也将有利于挂号服务的延伸。

最后是让人头痛的医院HIS系统(Hospital information System,医院信息系统)。张黎刚曾经与同仁医院打通系统,虽然打通之后只运营了一段时间,但他想证明的是,技术本身不是问题。张黎刚对于这个领域的未来持绝对乐观态度,他认为能打通的地方迟早会打通,趋势在前,医疗的需求量太大,“挡是挡不住了”。

创业者经常会“抱怨”的一点是,做一件创新的事情,走快半步最好,走快几步反而会成为先烈。时隔多年,张黎刚重新做回挂号,他如此形容自己的感触:第一,对于有些高度监管的行业,经验跟行业背景是有一定的帮助的,否则你不知道哪只脚踩到哪里会陷进去出不来。

第二是,自己已经不再像以前那么着急了,现在他可以等,愿意等,等整个体系完全打开。

对话张黎刚

创业邦:导医通和爱康国宾的关系是怎样的?

张黎刚:导医通是我个人跟爱康集团共同出资,和导医通的创业团队一起打造的,将作为一家独立的公司来运营。我亲自来带团队,我给自己的定位是“首席架构师”。下一步将融资引进第三方的资本。

创业邦:去年挂号网拿到了天价融资,导医通毕竟是个后来者,而这又是一个资源型生意,医院那边的合作态度是怎样的?

张黎刚:我觉得最终从医院来讲,他们不会把所有的号都开放给某一家公司的。我也看不到某家医院只和某一家公司合作的理由,如果其他公司能进去,我们也一定能进去。重点是,你是否是从医院、医生、患者的角度出发去考虑问题。你要想医院在管理上面碰到了什么瓶颈,能为他们解决什么问题。如果只是为了拿着医院的号作为资源,那么这种合作可能就不会那么深入。

创业邦:导医通既要从医院的角度去切市场,又要拉医生到自己的平台上,两方面都要出击,而目前市场上的几款耕耘多年的产品未必没有这样想过,况且它们在某一方面已经拥有优势,你会不会有压力?

张黎刚:在我看来,所有服务性的公司,想象中能做到的事情都差不多。十几年前,搜狐、新浪、网易一开始都是门户网站,没有太大区别;慢慢网易以游戏为主打,新浪就是新闻,搜狐是多元化,才区分开来的。

我觉得移动医疗上面也是这样的,一旦真的成气候了,最重要的是执行力与微创新的能力。另外,我希望导医通是一个开放的平台,我们也愿意和好大夫合作,一起来建立一个患者、医院、医生的服务链。

创业邦:现在有多少医生在导医通平台上?医疗是一个双核心的事情,医院是一个核心,医生是另一个核心,导医通会依靠医院来拉医生吗?

张黎刚:我印象中应该已经超过一万位医生了吧。除了医院,我们还会邀请一些新的力量,例如脱离医院体系自建团队的张强医生集团。还有北京阜外医院的副主任医师孙宏涛,他提出了一个医生联盟,也就是说医生不会离开体系但是可以创业。第三类是广州市第六人民医院综合科主任谢汝石副教授,他的想法是帮助医生建立私人医生工作室。我们将和孙宏涛主任、谢汝石副教授的私人医生工作室深度合作,也欢迎更多医生团队和医院来和导医通合作。

创业邦:创办导医通的契机是怎样的?是否与如今爱康国宾已经上市有关?

张黎刚:10年前推出挂号平台,那时候的困扰是需要收费养活自己,需要找商业模式。现在资本市场支持免费模式,是很大的突破。对于移动端预约挂号服务,导医通将全部是免费,欢迎任何人上来测试是否是免费。我已经过了为企业生存而找商业模式的阶段了,在这个行业,我已经做好了打持久战的准备。

医谷,分享创业的艰辛与喜悦,如果您是创业者,期望被更多的人关注和了解,请猛点这里  寻求报道

意见反馈

相关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