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诺星创始人蔡伟忠:为什么做UProbe-2这款国内并不受欢迎的智能B超

医疗器械 来源:雷锋网 作者: 金红 0评论

在互联网思维的冲击下,越来越多的传统公司也开始转型拥抱互联网。有转型成功的,也有转成四不像的。不过,当看到B超这个传统的不能更传统的行业也要开始玩智能,依然令人有些意外。

我们对B超的接触,通常仅限于去医院体检时。而索诺星创始人蔡伟忠则希望让B超成为一个消费级设备,走入普通家庭。

UProbe-2是一款无线探头式B超,在包括平板电脑和手机等任何智能终端上安装超声软件后,可在智能终端上实时显示图像,即可实现B超的功能。“我们相当于就是把主机浓缩进去,去掉屏幕,然后内置了一个WiFi,把数据通过WiFi传输到平板电脑或手机上”蔡伟忠介绍道。

存在哪些创新

把很大的主机缩成一个很小的设备;

自己定制了一个芯片,解决了传输的问题;

与智能终端结合;

通常我们见到的B超的主机与笔记本电脑大小,有时候甚至更大,将主机浓缩进如此一个小设备中,蔡伟忠说全球还没几个人在做。“国内没有人在做,国外西门子有在做,不过他们的价格比较贵,而且他们与我们的原理不一样,他们还需要配备一个大的主机。另外韩国也有一家公司在做,不过图像显示很差。”虽然将探头与主机一体化,但蔡伟忠表示通道数与晶片数都不曾少,所以清晰度不会受影响。

蔡伟忠还透露,其实现在医院B超室里的大设备与自己的小设备装的是一样的东西,只不过外壳会成本高些,而大设备的售价则高上数倍。蔡伟忠反映这是行业的潜规则,所以才没有多少人愿意去把它做小,“我们是想让消费者买到比较实惠的东西”。

UProbe-2同时还是一个路由,这是因为实时传输的数据比较大,需要用WiFi,“而且普通WiFi还不行,需要用一个特殊的WiFi,现在我们用的是一个经过特殊处理的高频率的WiFi技术。”

能干什么?

UProbe-2在接触身体某一处时,将实时在智能终端上显示所观察到的剖面图,通过观察剖面图可了解一些病变,了解里面的结构是否变异等等。

UProbe-2将面向医生与家庭,其中医生可以用来做试诊器,“以前医生都是听证器嘛,现在听诊器已经很普及了,而我们就是想把它升级到试诊,不光可以听还可以看到体内”。

而家用则主要有两大用处,“一个是看胎儿,心率啊胎位正不正常,一个是尿失禁,测尿量,不仅可以判断是否要排尿,也可以判断要排多少尿,这个排尿量的不合适会让病人腹压很痛苦”,另外还可以看一些护理的疾病,如肾结石、乳腺增生、乳腺癌、甲状腺等等,除了骨头外所有软组织下的结构都能看。当然,前提是你能看得懂。这个也是接下来要重点讲的部分。

有哪些弊端

消费者需要经过系统学习才能看懂图像;

大环境政策限制;

售价过高;

尽管这款智能B超在便携性上有很大改进,不过同样存在很多弊端,其中最主要的就是消费者看不懂图像的问题,也就意味着对于普通人而言,这样所谓的智能B超根本无法解决自己的任何问题,即使身体结构有问题,也无法看出来。蔡伟忠说会对用户进行一些培训,包括线下召开培训班或线上培训,不过这样的培训方式不仅成本高,而且效果并不会很明显。产品只有在解决了用户的一些问题时才会被接受,如果要进行系统性的学习才能使用,为什么不直接走进医院呢?

另外一个问题同样不容忽视,众所周知,在国内因为千百年来的生儿胜过生女的思想根深蒂固,而在计划生育的政策下,很多人为了能确保生出的是儿子,便想通过B超来确认胎儿性别。于是国家为了防止这种情况发生,便规定医生不允许向病人透露胎儿性别。当然,这只限正规医院,这种时候,大量孕妇开始走进私人诊所。

所以,我们可以想象一旦智能B超走进普通家庭,所产生的社会动荡。孕妇一旦随时可以鉴别胎儿性别,男女婴儿出生比例将进一步扩大,本就男女比例失衡的社会结构将变得更加失去控制。

“所以我们会先推向国外,国内就先只面向医院”蔡伟忠表示国外宽松的政策环境的接受程度会更高,也更容易推广,而国内则暂时还无法进入普通家庭。“不过,我们也在考虑使用一些技术处理,在卖给国内用户时,将检测胎儿的结果处理成一条曲线,这样就不能看胎儿的性别”不过,这种结果想必不是消费者能接受的吧。

另外,国内医院在设备的引进上同样很严格,需要经过重重检测,周期长,等到批准通知下来的时候,可能已经过了半年了。所以,在国内智能B超不光是难以走近消费者,同样也难以走进医院。

那为什么还要做这样一款不受欢迎的产品。蔡伟忠表示是因为大设备市场已经很成熟,竞争力比较大,只有通过创新才有机会引领市场,“我们做东西喜欢做新东西,因为新东西竞争小利润大,包括我们做传统产品,我们一般不会做的和同行一样,我们能创新的,能提高性能的,就做创新,不能创新,就走差异化。”

至于消费者无法看懂图像问题,蔡伟忠说未来可以通过远程医疗来解决,“下一步,我们做一个网络平台,利用这个智能终端可以将图片视频传到这个平台上,我们平台上有注册医生,可以给他们看,当然这个时候是收费的。”他口中的收费机制是指,注册医生可以向病人收费。但至于这个机制的可执行度,同样存在未知性。

即使以上这些问题都不存在了,面对万元级的售价,估计还是会吓退一大批人。

UProbe-2于前年开始启动,今年4月份正式上市。目前已完成iOS版App的开发,安卓版即将推出,后续还会推出Windows版本。

总结

这是一个有创新有理想的产品,只不过这个理想脱离了现实,与消费者离得太远。就像80后想为00后做产品,结果不知道00后真正需要的是什么。不过,他们敢于打破传统,这本身应该是件令人欣赏的事。

医谷,分享创业的艰辛与喜悦,如果您是创业者,期望被更多的人关注和了解,请猛点这里  寻求报道

意见反馈

相关阅读

热门推荐